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伴随妖绝女皇、凌魔接连被杀,战场的局面再度呈现出了两极反转。

强行炼化了劫难主源的苏牧此时已经是名符其实的至高神皇了,他的实力自然而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这可他强行炼化劫难主源之前根本无法同日而语。

炼化了劫难主源的苏牧已经和劫难主源融为了一体。

他就是劫难主源,劫难主源就是他。

他可以驾驭任意熔炼在劫难主源中的大道意志,几乎一个念头就能让主源的威力最大化。

在这样的情形,哪怕就是在场的神皇再多出十倍,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风绝羽明知是这样,但也要硬着头皮死战。

毕竟,如果这一役苏牧赢了,他也没有活路。

与其等死,不如一拼。

昊玄、聂霸虽然没有像化血和七星那般没有骨气的逃走,但也已经被苏牧身上的强大气势吓傻了。

正因为如此,当他们看见风绝羽面对苏牧的时候不退反进,还提着剑跟苏牧厮杀起来,更是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要知道,之前风绝羽只是在后方打辅助,运用气运主源压制劫难主源的爆发。

他的修为完全没有资格与神皇硬撼,打个辅助都算高抬他了。

可现在,他跟苏牧竟展开了一对一的决战,这不是找死吗?

但是他们明明心里清楚,却根本无法改变这个悲催的现状。

须知道,现在的苏牧是真正的天下无敌,上去多少人都白搭。

然而当世人认为风绝羽马上就会死在苏牧的剑下时,那个明明只有齐天大神境的年轻人,却再度让人大跌了眼镜。

当!当!当!

风绝羽持剑和苏牧对砍。

雄浑无匹的气运主源之力此时竟完全任由他掌控,汹涌的剑气排山倒海一般,别看起不到多大的作用,但却能跟苏牧坚持对战了上百招。

每一次,风绝羽都头破血流,身上多出一道或者几道伤剑,血流如注。

但没过多久,那些伤口又随着时间的推移自行愈合了。

不仅如此,连苏牧给他留下的隐性的道伤都没有多少。

两个人在空中你来我往,每一次,风绝羽都败退而回,明显不如苏牧,可他就是不死。

众人明明看见苏牧有一剑穿透了他的胸口,那可是神皇秘宝的大道之剑,不说直接毁灭神躯也能给身体留下无法痊愈的道伤,偏偏在风绝羽身上什么事都没有。

“这人好强大的体魄,竟连神皇秘宝都无法伤到他。”

“不是伤不到,而是恢复的太快了,恐怕是妖绝女皇座下的几位体妖大能,都没有这样的体魄吧,不愧是被气运眷顾的家伙。”

“可惜他还是斗不过苏牧啊,差得太多了。”

议论声沸沸扬扬,惊叹声此起彼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