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全世界商品级的翡翠只有缅dian有,大华夏区的审美观念对翡翠的推崇使翡翠的价格居高不下,更深刻影响着周边小国。

多年的民族矛盾使缅dian非常混乱,翡翠产地更是各方势力,山军争夺的重点,所谓的山军就是缅dian的少数民族自治组织,而且这种自治组织不是一个,而是十几个,几十年的利益纠纷使双方都筋疲力尽。

现在翡翠产地在政府手里,采矿属于不同的私人公司,要给政府交很大一笔钱才能拿到牌照,开采的原石卖出去还要交30%多的税,所以偷运偷税就成为常态。

像阿翔那种在缅dian收货拿到内地是要冒着很大风险的,不但政府要查,那些北部山区的自治组织也查,幸运一点的给点钱就能过去,运气不好人扣留,货没收,血本无归。

下午两点,戴东打了个车,如约来到阿翔的家里,这个点已经是一天最热的时候,进院他就看见老爷子躺在躺椅上,半眯着眼,他快步走上前去轻声说:“欧叔,我来了。”

老头睁开眼,看了一下说:“来了,戴老板,坐,”

坐下后,戴东从包里拿出一个纸包着的银行卡,说:“两百三十万,两百万是说好的,三十万给阿翔母亲看病用吧,我的年纪怎么也算他的长辈了,户名密码都在纸上。”

老爷子卡巴卡巴嘴儿,没说出话来,心里对戴东印象又好了几分,这事做的讲究!

戴东又主动拿过茶壶,边沏茶边对老爷子说:“阿翔有这么好的本事都是您老的功劳,但他学好了本事总得施展吧,我自认为还算是有点能力,在京城也还算混得开,所以,我打算跟阿翔合作,您老有什么想法,我们爷俩可以开诚布公的谈谈。”

“另外,我有点好奇,阿翔的赌石水平到底有多高,问这个没别的意思,只是我也赌石,自认水平不差,平时没服过谁,但这次是真的看不明白了。”话说完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老爷子又接着说道:“如果您觉得不方便说,也无所谓,不影响我同阿翔的合作。”

这可能牵扯到老爷子的隐私,你打探这个干什么?一旦有误会,也许就是生生死死的仇。

老爷子看着戴东,突然问道:“你不是个简单翡翠商人吧。”

戴东吓的一哆嗦,苦笑道:“瞒不过您老的法眼,我是家族的商业代表,但这次合作我只代表我自己,跟家族没关。”

他随后低身往前探了探身子,压低嗓音说:“我爷爷是戴xx。”

老爷子身体猛地一怔,显然这个名字他听说过。

戴东昨晚回去考虑了很多,第一就是自己的底细,早说要比晚说强,早说是个砝码,能加重自己在这边的重量,毕竟这个社会还是官本位。

第二就是连带的问题了,一定要说明是自己和阿翔合作,而不是家族,那么庞大的家族和一个小破孩儿合作,用不了多长时间,小破孩估计连骨头渣子都不会剩,阿翔后面的两座大神不会看不到风险,合作机会等于零。

老爷子沉吟半晌,慢慢地说:“谢谢你能这么开诚布公,老人家口碑不错,我父亲见过你的爷爷。”

戴东也有点惊讶,欧叔出身不低啊!即使是华侨精英,没点身份,还真见不到爷爷。

“你能拿出多少资金,或者你们?”这是把那三个人也包括进去了。老爷子问。

戴东思考了一下,谨慎地说:“几千万没问题,再多就要商量一下了。”

老爷子又问:“出货渠道你们有吗,瑞宁的不算。”

“广东的我和谭总都熟,没问题。”

赌石切开要么都做成成品卖掉,要么直接卖石头,这都需要时间,尤其成品,市场消化的时间更长。所以,翡翠行业绝对是个压钱能压死人的行业,主要是这东西不像黄金那样变现快。

“戴老板,你看怎么个合作方式?”

“欧叔,您叫我小戴就行,可别叫戴老板。”

“我是这么考虑的,在瑞宁成立一家专营翡翠的公司,专门收翡翠原石,收原石主要以阿翔为主,我们也可以打打下手,合适的就买下来,然后拿到广东卖出去,那里大老板多,只要品质好,多少都不够消化。”

“我们这边股份按出资比例,当然阿翔是以技术入股,多少商量着来。”

“我看可以,嗯,阿翔出资两百万加上技术入股,占60%,你们出五千万,占40%,至于你们内部怎么分配我不管,公司经营两年以后再说。”老爷子坚定地说。

“还有一个条件,阿翔两年内不许去缅dian,这是死要求。”

戴东蒙了!

搁谁谁都蒙,这是什么条件啊,五千万只占40%,二百万的到占60%,就算你本事大,技术高,那玩意毕竟有风险啊,谁能保证赌一会赢一回,几百万的石头切完直接扔大街不是没见过,五千万也不够垮几回的,问题是真金白银都是自己这边出的。

真要像陈胖子说的你阿翔有透视眼也行,问题是你没有啊!

就这条件要是拿回去和那几位一说。那几个人还不得把他吃了,是不是他老戴在里头藏了多少猫腻。

戴东想说话,又不知道说什么,心想要知道是这样,还不如叫他们几个一起来那,这回可好,现在自己可有点里外不是人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