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站在门后目睹了一切的沈独合上门,无奈的摇摇头,都还是些小孩子。

“这地方总算是宽敞起来了,我要好好添置几样东西才行。”宋瑜瑾满意地看着比沈独之前三尺宽的房子大上几倍的房间,规划着要买些什么好。

“既然出了宫,你大可以回家去。”

沈独目光低垂,黑沉沉的眼睛里聚集起浅浅的一层焦躁。

他心里有一种很难言喻的感觉。

破旧的方木桌上多了一个小小的妆奁,床下的黑布鞋旁伴着一双绣花软缎锦鞋,空荡荡的木柜子里被带着少女香气的长裙占据了大半的空间……原本只有一个人的生活里突然多出另一个人的痕迹,无时无刻不在彰显存在感。

这个女人以一种温和却又不失强势的态度融入到他的生活里,他不太喜欢这种感觉。

一种,让他害怕的感觉。

最好就是让这个女人离他远点。

知道沈独还不相信自己,宋瑜瑾也不说破:“跟你在一起这日子每天都有滋有味的,干嘛要回去。走,带我去看看有什么好马,我以前还从没来过这呢。”

沈独拉住她:“我的事情不是你能掺和的。”

这个人正是烂漫的年纪,对什么事都只能看到自己想看的那一面,她留在自己身边,或许是出于同情,或许是因为好奇,但沈独并不想和她有更多的纠缠。

“圣旨只言明你我二人完婚即可,你不必留在这里和我一起受苦,回宋家去,你依旧还是锦衣玉食的大小姐。”

宋瑜瑾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看,就在沈独以为她要发火的时候突然露出一个笑来:“你不过比我大两岁,怎么总摆出和我爹一个模样的说教嘴脸。”反手抓住沈独的手腕,“俗话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现在回家去一定会被扫地出门的。既然你知道我为了你受苦,那就要对我好点,听我的话才行!”

“我不是……”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话会被曲解成这个意思,沈独还想再辩解两句,就被撒欢的宋瑜瑾拉着跑了起来。

看着拉着自己的那只手,纤细的仿佛轻轻一折就会断,沈独轻轻地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没有挣脱。

屈瑞指名要让沈独看管的马厩里只有一匹马,看到它的时候,沈独就明白为什么陈白彦为什么非得心心念念照看它。

站在围栏里的马体态高大,身躯修长,骨骼坚实,背脊宽阔柔软,四肢有力,肌肉线条流畅起伏,充满了力量的美感。浑身上下披满了墨黑的毛发,鬃毛和尾毛长而厚,柔顺地垂在身上,在阳光下似乎闪闪发亮。

而四肢下部的是一圈白色,并长有柔软的白毛,犹如浓墨之中落下的一点雪花,黑与白的对比,将它身上的优雅飘逸发挥到极致,和与生俱来的力量感融合在一起,夺人眼球。

高大的乌骓见到生人,甩着尾巴留给他们一个冷傲的背影。

沈独愣神,他父亲也曾有一匹一模一样的爱驹,陪他驰骋沙场,出生入死,性子也是这样傲,年幼时他闹着要爬上那宽阔的马背,却每每被高傲的战马甩下马背,只留给他一个嫌弃的屁股。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