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顺妃娘娘,你身体不好怎么出来了?”惜云哭了一会儿,渐渐止住了哭声,她记得这是她刚进宫的时候,就只有顺妃娘娘对她们主仆二人最好。

“呃……”宋瑜瑾不知顺妃是谁,正犹豫着要怎么回答,看到一旁的食物,连忙道:“我看你肚子饿了,带点吃的来看你。”

“娘娘你人真好。”惜云感激涕零,揉揉自己咕咕直叫的肚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边吃边抱怨,“御膳房的人看我们主子不得宠,总是克扣我们的食物。”

“慢点吃。”宋瑜瑾看她饿得狠了,怕人噎着,把热水端给她,来的路上她听沈独说起过,小德子不一定天天给这里送饭,有时候两三天才送一次,沈独接手以后,小德子不准备吃的,他也送不过来,只能挨饿,心底生出怜悯来。

“娘娘,我家主子病了好几天了,您能给她请个太医吗?”吃完了东西,又喝了大半的水,惜云把装着水的碗放在一边,目露希冀。

宋瑜瑾心中一动:“惜云,今年是哪一年?”

“雍徽七年啊?”惜云道。

宋瑜瑾长舒了一口气,现在是雍徽十三年,也就是说,惜云的记忆停在了六年前!

“娘娘不记得了吗?”惜云不解,“前日你的生辰,皇上还特意从玉泉寺求了一尊玉佛回来,可惜被太子打碎了,您还伤心了好一阵呢。”

刹那间,宋瑜瑾尘封已久的记忆被撬开了大门,太子碎佛之事在当年闹得很大,常乐也因为这件事哭成了泪人——玉佛是被常乐打碎的,太子为她背了锅,受了重罚,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后宫里的一个女人。

“惜云,我叫什么名字?”

“娘娘,您今天怎么了?”惜云奇怪道,“您姓沈,闺名是一个萱字啊?”

她终于想起来了,六年前压过皇后和玉贵妃的女人,不就是顺妃吗?可是如此得宠的女人为何会在后宫销声匿迹,只剩下一个疯疯癫癫的侍女。

前世沈独深藏的那些信件在眼前闪过,也是在那时他才知道沈独一直在调查沈家的事,这和沈独有什么关系吗?

宋瑜瑾正在出神,余光忽然瞥见地上碗中的水倒映出一团黑色的人影以及那一截手臂粗的木棍,就地一滚,躲开了带着风声的致命一击:“小心!”

惜云惊慌地尖叫起来,声还没出口就被那人一记手刀劈晕。

那人全身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冷酷的眼睛,放倒惜云之后,转身去追逃跑的宋瑜瑾。

不过是短短的几步路,却如此胆战心惊,宋瑜瑾刚跑到宫门口,身后的脚步紧随而来,那人带着浓重的杀意,步步紧逼,就在她的手刚刚碰触到门栓的那一瞬间,被人扯住手臂一把摔在了地上,然后咽喉就这么落入他人五指之中。

强烈的窒息感让宋瑜瑾涨红了脸,她好似一条溺死的鱼,拼命地挣扎起来,却分毫也撼动不了那人紧扣在她脖颈上铁钩一样的五指。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