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第二章谢恩

这桩匪夷所思的赐婚,起源于宋瑜瑾在和常乐聊天的时候,说起玉贵妃后宫专横。这话不小心被听去了,而后传到玉贵妃耳朵里。

玉贵妃盛宠多年,说是一人把持后宫也不为过,后宫里遍布耳目,就算是真有人对她不满,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表现出来。

也是宋瑜瑾运气不好,那么随口一说,就被人听了去惹了玉贵妃不快。玉贵妃不过是吹了一句枕头风,宋瑜瑾就马上被赐婚嫁给沈独。

要是几年前,这桩婚事谢瑛容是一千个一万个愿意。可是如今沈家密谋造反满门抄斩,剩下的这一个独苗苗也被施以宫刑,断了将来。

女儿嫁过去就和守活寡没什么分别,谢瑛容怎么能接受。

“瑜儿,你别是磕坏了脑袋,说起胡话来。”谢瑛容伸手去探,她怀疑宋瑜瑾是失了神智,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娘,我清醒得很。”前世的时候,爹娘也是想尽了办法要帮她避开赐婚,不惜到处找人求情,最后她还是嫁给了沈独。

因为玉贵妃要她嫁,她就只能嫁。

“圣旨已下,岂容更改,别让爹为了我做出忤逆圣意的事。”

女儿这个时候都还在为家里着想,谢瑛容更加心痛:“你爹的前程哪有你来的重要,这可关系到你的终生大事,沈独绝非良配,不能嫁!”

“抗旨是重罪,宋家上上下下这么多人,娘忍心让他们皆受我连累吗?”宋瑜瑾知道母亲是因为疼惜她才反对,更加坚定了要保护好宋家的决心,“爹可以不在意,但其他的叔伯们可以不在意吗?到时候我成了整个宋家的罪人,无论如何也不会开心的。”

谢瑛容不知该如何回答。

宋瑜瑾笑着安慰道:“你放心,女儿一定会过的很好的。沈独并非大奸大恶之徒,从前你不是还夸他是翩翩如玉的京城第一公子吗?”

“可那是从前,现在他……”

“现在的他除了身份,什么也没变啊。”宋瑜瑾打断谢瑛容的话,“你和爹不是从小教我不要有门第之见吗?沈独既然能受得起那样夸赞,必然有他的过人之处,你就放宽心吧。”

“可我……”谢瑛容还想再说什么,宋瑜瑾已经捂着头倒下了,嘴里直喊着头疼拉过被子裹成一团,不让她再有开口的机会,借着头疼要多休息的理由让听夏把人送了出去。

直到回到自己的住处,谢瑛容憋在心里的那半句话还是没能说出来。

她哪里是担心沈独对自家女儿不好,她担心的是沈独受过刑,不能人道!

这个臭丫头,居然故意拿话来绕她。

谢瑛容本想着既然宋瑜瑾已经睡下了,那就等明天起了以后再去好好劝劝她,没想到一大早起来就听说女儿拖着还没好全的身体进宫谢恩去了!

气的她差点一口气上不来,赶紧派人去追,务必要在宋瑜瑾进宫之前拦住她。

只是等管家来报,宋家的下人追去的时候,宋瑜瑾已经入了宫门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谢瑛容眼前一黑,愣愣地跌坐回椅子上。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