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谁是你二老婆?再说了,男人跟女人怎么比,哪有随便就mō别人老婆的……”

林雨嘴上说得头头是道,却没有急着挣拖。

陈二牛嘿嘿洒笑道,“你看过新白酿子传.奇没?那里面的歌都唱呢,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咱们都睡过一张床了,还分那么清楚干什么。”

看他油嘴滑舌的样子挺逗,林雨不由捂嘴乐起来,“没想到你还挺有文化啊!不过你歌里面的共枕眠,跟咱们那次可不一样哦,你别想歪了。”

陈二牛忽然凑到林雨跟前,不怀好意的说,“哪里不一样?你跟我说说呗。”

看着眼前高出一个头的健壮男人,林雨顿时有些六神无主,脑子里总不由自主的联想到,男人跟女人在床.上**相见的画面。

之前上大学时,林雨宿舍里有个姐们儿很开放,三天两头跑到学校外头跟野男人鬼混。据那姐妹儿说,强壮的男人那方面的能力也会很强,办事不光勇猛,而且续航能力也比较持久。

林雨下意识瞟了眼陈二牛裤裆,那晚醉酒之后,握住陈二牛命.根子的感觉还记忆犹新,呼xī顿时变得纷乱。

说实话,她真的很想看看,陈二牛的命.根子到底有多壮观。

但她也察觉得到,陈二牛明显对她有.意思。郎情妾意,无异于干柴烈火。

两人之间仅剩一层窗户纸,如果今天给它tǒng破,那以后估计就得一发不可收拾了。

林雨咬了咬嘴唇,忍住心底乱窜的冲动,回身去收拾石板上衣服说,“不跟你闲扯了,我这儿还有一堆活儿没干呢。你呀,还是等春huā儿回来,找她去吧。”

谁知还没开始cuō,身后就被人紧紧.贴上来。

林雨瞬间感觉到,整个人被一具宽阔的身躯给笼罩住,有种让她着迷的安全感。最要命的是,有个硬.邦.邦的东西,正不偏不倚的顶在她**上!

“二老婆的手这么好看,别给cū活作践了,我帮你吧。”

陈二牛双手绕过林雨的身.体,作势要去夺她手中的衣裳,实际捉住林雨的手不放。

林雨忍住耳畔的麻养,使劲想抽回手却没能成功,便低声呵斥道,“快让开我,让人看见了!”

光.天.化.曰的,院门口就是村道,万一真让路过的村里人瞧见,这事儿可就成了黄泥巴掉进裤裆,不是shǐ也是shǐ了。

可今天陈二牛似乎吃了雄心豹子胆,顺势将林雨搂进怀里说,“二老婆,让我mō回来,我就放你走。”

林雨挣扎几下,始终动弹不得,只得妥协道,“那你只能mō肚子,不准碰其他地方!”

话音刚落,有只大手就已经探进衣服下摆,沿着她光滑的小腹来回游走了。

陈二牛将嘴凑到林雨脖子后面说,“二老婆,你的腰可真细,皮肤也好,又滑又nèn的,比**娃子还舒服。”

林雨被他口.中吹出的热气搞得阵阵麻养,下意识的将身.体一缩,**缝却正好顶到陈二牛早已一柱擎天的硬.物上,更是给激得浑身颤栗。

陈二牛的抚.mō也没太多技巧,但他手心仿佛燃着一团火,mō.到哪里就烧到哪里,烫得林雨身.体里也是热liú滚滚。

“嗯……二牛……行了……快放开我……”

林雨的语气几乎快变成qiú饶。

陈二牛却不为所动。

忽然之间,林雨察觉到陈二牛的手不老实,要朝胸.部mō过去,便赶紧拦住他说,“二牛,那里不行!你这样我可要生气了!”

陈二牛拿裤裆里的坚.硬东西,在林雨**上使劲蹭了好几下,最后才松开她说,“二老婆,你**可真翘,以后能给mō吗?”

林雨顺手抄起石板上的gùn.子作势要打,“得了便宜还mài乖,欠揍了是不?”

陈二牛装作很害怕的样子,往屋里一躲说,“别别别!母老虎发威果然惹不起!”

见那家伙不再继续纠缠,林雨终于松了口气。

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这会儿**里都快湿.透了。如果刚才陈二牛非要来强.硬的,估计她也坚持不了太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