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雨心想,要是真能借来使使那倒好了,嘴上却说,“我可不敢,看二牛那么结实,估计三两下就得把我折腾坏了。”

见yáng春huā又羞涩又忍不住笑,林雨继续逗她道,“说真的,春huā儿,你家二牛办起事来是不是很生猛?感觉是不是很舒服?”

聊天的内容越来越露骨,yáng春huā反倒从先前的jū束里解拖出来,反正现在也没男人在,就当是女人之间交liú经验了。

yáng春huā凑近林雨,拿手挡着嘴小声道,“不瞒林老.师说,我家那口子啊,要文化没文化,要长相没长相,也就办那事儿的时候特别来劲。”

“我就喜欢他这点,基本上每回都能把我折腾得浑身发.抖。尤其是快要射的时候,他那东西硬得不像话,一下接一下的tǒng得我受不了,就想昏sǐ过去算了。”

林雨的猜想得到证实,有种莫名的情绪萦绕起来。

看来传言不是虚的,男人的身.体越是强壮,做那事的能力就越强。

后来四个人一起玩水的时候,林雨就老忍不住偷偷瞟向陈二牛裤裆处,幻想着被布料裹.住的那一大坨东西,受到**起了反应后会是什么样子。

在河里泡了澡消了暑,四人又回家忙到曰落西山,终于将工程完成。

晚上yáng春huā做了好几个菜,挖出两坛埋在地里的老酒,连后院养了大半年等着下弹的母基也shā了,说要感谢林雨夫.妻的热心肠。

席间,陈二牛端起装了半碗的酒说,“两位老.师是咱们村儿的贵人,却在我这儿受苦,二牛对不住你们,先干为敬!”

话音刚落,便一仰脖子喝了个干净。

那可是埋了七八年的老白干,林雨光闻着味儿就觉得辛辣不堪,可不等她犹豫,yáng春huā也站起来道了声谢,咕咚咕咚的连喝了几大口。

宋志强跟林雨对视一眼,都明白这顿酒是逃不掉了,便硬着头皮各自灌了小半碗。

林雨tiǎntiǎn嘴唇,惊喜的对陈二牛说,“二牛,这酒怎么有股甜味?还挺好喝的呢!”

陈二牛给自己满上,才乐呵呵的回到,“林老.师,你是不知道,这酒是我爹教我酿的,全天下独一份儿,有钱都喝不着!”

听陈二牛在面前吹嘘,宋志强当然不肯丢.了知识分.子的脸,当即端起碗跟陈二牛显摆起来,说他在书上看到的各种和酒相关的典故。

自此,饭桌上的气氛真正开始活跃,两个男人你来我往的互相敬酒,连带着林雨和yáng春huā也受了感染,跟着喝不了不少。

很快,酒坛子都已经见底,几人也喝得迷迷糊糊。

宋志强和陈二牛还在吆五喝六的划拳,可林雨和yáng春huā却扛不住了,商量着先回房休息,让那两个男人自己玩自己的。

那老白干喝着口感不错,后劲也不小,林雨脑子疼得厉害,眼前看东西朦朦胧胧的,好不容易才mō进房,倒在床.上昏睡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林雨感觉有个重物将床板压塌下去一些,应该是老公回来了。

俗话说酒能助兴,林雨忽然对老公的那东西特别想念,眼睛都懒得睁,便翻身去宋志强身上乱.mō。

宋志强怕是醉得不轻,哪里忍得住女人的挑.逗,几乎在同时就给予林雨回应,搂住她一阵狂qīn乱.tiǎn,嘴里还咿咿呀呀的嘟囔着什么。

此时屋外下起倾盆大雨,将热气全部倒bī进来。

林雨更是燥热不已,没qīn.热几下就洪水泛滥,迫不及待的擦手进宋志强裤裆,去掏那根让她魂牵梦绕的长gùn.子。

可能是意识比较模糊,感觉不太准确,宋志强那东西仿佛比平时cū.壮不少,像根擀面杖一样顶在裤裆里,任她合拢松开也把握不住。

林雨没想太多,迅速褪掉衣.裤就准备骑上去,结果旁边男人已经鼾声如雷,跟头sǐ租似的没了动静,扰得人兴致全无。

在心里埋怨几句以后,林雨也很快被睡意tūn噬了。

早上,林雨被基鸣吵醒,揉.着眼睛朝旁边一瞧,顿时惊得huā容失sè。

此刻睡在她旁边衣.衫.不.整的男人,居然是陈二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